产业企业:正确认识期市坚定套保信念

作者:乾道宣传  

大商所“期货与企业发展案例总结”系列报道之一

2016年11月18日至12月31日,本报连续刊发了30篇“期货与企业发展案例”系列报道,记录了不同性质、不同行业企业参与期货市场历程、对期货市场的认知变化及在内部风险防控、财务管理、人才培养、交易策略选择等方面的经验。我们将这些企业对期货市场的评价、认识及交易理念等进行了总结,并对各家企业参与期货市场的必备要素予以提炼,希望能引导市场各方更好地认识期货市场,树立正确的风险管理理念。自今日起本报将连续刊发“期货与企业发展案例总结”系列报道。

1 期货与现货的关系:本是同根生

到底是期货价格引领现货,还是现货价格引领期货?期货与现货价格之间是什么关系?这是很多人长期纠结的问题,而在一些成熟参与者看来,期货与现货价格都是由市场供需结构产生的,只不过期货价格反映了生产者、经营者及其他市场参与者对未来商品价格的预期,是市场各主体基于对未来价格的判断通过电子平台博弈形成的,从而对企业的生产与经营具有指导作用。

“期货价格只是提前反映了市场对未来价格走势的预期,那些认为期货助长助跌现货价格的看法都是错误的。期货发现价格功能源于投资者对未来的预期,而未来预期对现在也有反作用力。应该说,期货价格对现货价格具有指导意义。”中铝国贸总经理助理李广飞如是说。

关于这个由预期产生的远期价格的有效性,李广飞认为,期货市场通过公开、公正、高效、竞争的交易运行机制,形成了具有预期性、连续性、公开性和权威性的期货价格。“它是一个多方博弈交易的结果,更能反映出市场对未来的判断。”

沙钢资源董事长沈谦也表示:“期货市场更多地跑在现货市场之前,对于市场信息的反应更加敏感。”

针对2016年国内大宗商品的接力上涨,李广飞对“期货引领”的说法予以了驳斥。“2015年大宗商品暴跌是因为过剩产业去产能很坚决,使2016年初时整体社会库存水平比较低。2016年商品价格大涨,正是供应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去产能政策取得了效果,核心还是基本面的影响。而且,在市场资产荒的背景下,经历了大幅下跌后的商品市场,反而成为了一个价值洼地,成为资金追逐目标。”他称。

北京黑石创富总经理杜梦华则从事后角度分析了期货价格的远期发现作用。“今年上半年焦煤、焦炭价格猛烈上涨,而现货价格迟滞不涨,结果下半年开始现货价格迅猛上涨,这证明期货价格发现并反映了远期现货市场价格。”

2 正视套保亏损:期现一盘棋

目前,国内部分企业管理者只愿接受套保盈利,却不能接受套保亏损,甚至设置以期货盘面利润为基准的考核指标,在错误理念的引导下,企业要么畏惧期货市场,不敢参与,要么渐渐走向投机的道路。正确用好期货这个工具,企业必须正视套保亏损。

益海嘉里集团粮食业务部总经理张鹏在调研时表示:“即使有时候市场投机因素比较强,期货盘面可能会产生浮亏,但只要是与现货结合,不是盲目的投机操作,集团公司领导都会理解。”

益海嘉里更是本着“期货现货一盘棋”的管理理念经营着期、现货市场,穆彦魁表示,集团对老总们的考核并不是只看赚多少钱,而是跟同行去比,看他们的业务能力和经营业绩在同行里是什么水平。从他介绍的一个典型案例中,我们看到了这个大型跨国企业对待期货市场的态度。

“去年,我们觉得玉米淀粉期货价格在2800元/吨比较理想,于是有点贸然地进场,在期货市场上做卖出套保。但没想到,之后整个期货市场迎来了一波普涨,玉米淀粉价格一直涨到了3100元/吨左右。虽然整个过程挺惊险,但由于我们现货玉米是多头,做的是套期保值,现货是赚钱的,所以合并来看,没造成那么大的损失。”穆彦魁说。

“谁都不是神仙,大家都可能有判断错误的时候。但前提是期货交易要跟现货头寸配合起来做,这样即使判断错误,还能参与现货交割,风险也就小了很多。总之,我们的操作主要是以避险为主。集团允许我们业务部门亏损,但是我们还是要努力实现盈利。”张鹏说。

益海嘉里充分将其期现结合的理念融入管理中,公司期货部门没有每年必须创效多少的业绩指标,期货和现货原料整体算账,它体现的利润是在整个生产线,期货赚钱了,原料成本也就低了。

对待期货盘面的亏损,可口可乐采购总经理张立龙也有相同的看法。“在开始用期货的时候,企业高层一定要认识到做期货肯定会有盈亏,但这个盈亏是为了避免更大的亏损,并且一定要将期货和现货合并计算,现货与期货不能脱节,从保障供应的角度,期货与现货也是混杂在一起的。”他说,如果行情波动剧烈造成浮亏太大,可以选择接货,或者转仓远月合约。

走访中,期货日报记者发现,不仅大型外资企业,一些走在前列的民营企业对期货市场的认知也已经达到了较高水平。

在保龄宝看来,套期保值在原则上是不会出现亏损的,因为是对锁单子。期货盘面亏损了,现货部分就会盈利。”保龄宝期货部经理刘安富坦言。

“在期货的套期保值过程中,企业肯定会面对价格上涨并与套保时的价位存在差距,这时要牢记,套期保值主要是为锁定利润,降低风险。”星光糖业董事长兼总经理曹永兴说。

此次调研过程中,不少企业都比较认可期现货合并计算的理念。“国内很多饲料企业实际上并没有综合起来考虑期现货的盈亏问题,很多负责人都是认为期货亏损了就是套期保值失败了,这样的观念需要转变。”广东汇海采购中心副总监招泳勤表示,不过,现在国内一些大型龙头饲料企业基本上都是期现货合并计算盈亏水平,综合考核两个市场的盈亏,而不是单独盯着期市盈亏。

同样,旭阳集团副总裁王凤山也赞同期现“一盘棋”的管理模式,他表示,企业套保的东西能不能卖出去,将来卖给谁?企业买入套保,卖出套保,能不能和现货对应起来,能否获得有力的支撑,这实际上应是“一盘棋”的管理。

可见,于企业而言,无论在思想意识中,还是在实际操作中,无论在部门设置上,还是财务核算上,期货与现货都应作为不可分割的整体来看待。正是这样的理念,让他们将期货工具真正为己所用,实现风险管理的真正目的。

3 端正套保态度:不以短期利润论英雄

随着期货市场服务产业的逐渐深入,越来越多的产业客户参与期货套期保值交易,与此同时,一些产业通过初期的套保交易尝到了锁定利润、管控风险的“甜头”,却未能守住初心,将本应秉持的套保策略转变为投机策略,错误的将期货这个风险管理中心看作是盈利中心,并逐渐脱离了主营业务,舍本逐末,一败涂地。

九三集团相关负责人说:“黑龙江最初有千家加工油厂,当初他们接触期货市场尝到了’甜头’,有的甚至现货不做改做了期货。但因这些企业单边赌市场,对市场没有正确判断,没有及时规避风险,以至于最后很多都已离开了市场。”

“对企业来讲,知道需要利用期货市场是一回事,但如何去利用好期货市场、真正发挥出其作用是另一回事。”穆彦魁直言。

的确,真正利用好期货工具并非易事,不仅要抵住短期利润的诱惑、端正套期保值态度,更要树立正确、坚定的风险管理理念和目标。“我们追求的是长期均衡的合理利润,不追求高额利润。”穆彦魁表示。

路易达孚也有着同样的经营理念,路易达孚(中国)董事长陈涛说:“很多道理讲起来很简单,确确实实要执行起来却很不易。做大宗商品贸易,一定不能贪心,靠的是量,是对风险的严格管控,而不是暴利。套期保值于企业来说,目的是获得稳定的利润,而不是获取最大利润。”

在他看来,很多人就是因为贪心,不满足于一定比例的盈利,最终满盘皆输。随着市场不断成熟,“赌徒”的机会越来越少,行业可能也会有新面貌。

“2004年、2008年两次大豆危机,油脂加工行业经过了两轮’大洗牌’,不少民营企业纷纷出局。”仪征方顺总裁周世勇说,“并非是这些企业不知道期货,不清楚它是一个风险控制工具。而是这些企业更多把期货当做投机工具来对待。大部分企业把它作为一个投机工具,寄希望通过期货本身的盈利来实现企业盈利,并没有上升到风险防控这样一个重要的工具来对待。”

对此,益海嘉里在内部管理上就严格禁止投机操作。“从进入国内期货市场伊始,集团公司就实施稳健的套保策略,禁止期货部门操作单边投机交易。”穆彦魁表示,如果做期货投机交易,赚钱了,并不会受到总部表扬;亏钱了,还要负责任,所以大家谁也不愿去做投机。就是一以贯之,以套期保值为开展期货的基本原则。

调研中记者了解到,正是因为国内的民营企业很多都在期货市场上交过“学费”,所以对期货市场有着更清醒的认识。

“我的原则是,只赚我该赚的钱,不该赚的钱我不要。”曹永兴说。

“对实体企业来说,决不能通过单纯的期货买卖去创造利润,而是要将期货作为保障企业稳健经营、健康发展的关键,坚持以期货市场服务于现货贸易的理念,做到期现完美结合,从而实现企业经营的目标。”他称。

在沈谦看来,严格的套期保值操作中期货端的亏损对应的是现货头寸的盈利,套期保值是锁定固定利润而不是要赚取额外利润,在这一点上公司已经树立了正确的认知。

即使像大有资源这样一家以期货主导带动现货经营的企业,也仍没有放弃现货贸易。

“就像现货公司一定要保持一定的贸易量一样,如果没有贸易存量,就会丧失一些与期货结合的机会。”范增表示,这一块要抓住不放,因为在遇到一些特殊的行情时,现货是能起到兜底作用的。“如果没有现货,企业期货操作的风险会比较大。”

此系列案例中各家企业对期货套期保值理念的认识十分值得学习和深思。这些企业以自身在行业风浪中的经验告诉我们,短期的利润并不重要,如果没有保护自身经营的工具,当系统性风险来临时,曾经获得的再多利润也会被瞬间吞噬。对于企业来说,只有“稳健”二字才是永葆活力和战斗力的不变真理,而期货正是助力企业稳健经营的法宝。

4 坚定套保信念:心存敬畏,交“学费”也值

对于很多伴随国内期货市场一同发展的国内企业来说,“触期”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特别是一些民营企业,由于早期对期货套期保值理解不深入,很多都交过高额的“学费”,但只要坚定一颗套保之心,不断学习和总结经验,定会收获风雨后的彩虹。

走访中,杜梦华介绍了公司从投机转套保的经历。“我之前对期货一窍不通。2013年焦煤期货上市后,因为唐山百驰涉及焦煤贸易,才开始关注期货市场。做期货感觉还挺新鲜的,也尝试了一下。把老板的钱和我自己的钱一共60万元,就去操作期货了,当时以投机为主。”杜梦华说,当时操作期货,总是拿现货价格去比较期货价格,有价差,期货太低了就买。按照这种非常错误的一个现货逻辑去操作,经常出问题,经常砍仓。“砍仓砍的多了,我们也认识到期货市场总归是远期货物的价格,没有那么简单。慢慢对期货市场有了敬畏之心,增加了学习的深度。”

对于这份高额的“学费”,杜梦华感叹“很值得”。他说,如果没有这一年多时间的练手,对于期货市场的认识和看法,不会有提高。回过头来看,不参与期货,对现货的理解也不会更深刻。

不仅民营企业,部分具有国企背景的企业也曾经历过套期保值理念的变化。

河北粮食集团总经理赵长尧介绍说:“河北地区市场意识较弱,对期货市场的认知更差,期货人才也少,从事期货交易的企业数量少之又少。期货市场成立之初,我们对期货一无所知,认为期货与股票非常相似,就是拿钱挣钱。当时我们认识到涉足期货业务也是一个发展趋势,也学着做些技术分析,看图下单,但结果是时挣时赔,往往还赔大挣小,做期货比较盲目和茫然。”

在2003年3月强筋小麦期货上市后,通过定期培训学习,逐渐树立了正确的套保理念。

对于这段由摸索到成熟的经历,赵长尧表示:“从之前的不懂期货到参与期货交割,懂了期现结合,其实仍然还很窄,后来才懂得什么是实体库存,什么是虚拟库存,以及如何管理实体库存,如何管理虚拟库存,如何管理异地库存,还有如何去分析基差变动,什么节点入市等。”